智慧城市需要開放數據

瀏覽次數:829 發布日期:2017-05-05
       智慧城市的建設與發展以城市數據資源整合與利用為基礎。某種程度上說,數據的開放、共享和利用情況直接影響著智慧城市的建設步伐。近日,英國開放式數據研究所(The Open Data Institute,ODI)發布文章稱,智慧城市建設應把握好數據開放這個切入點。

       數據開放程度影響城市“聰明度”

       智慧城市開放數據,是指將政府、企業、非營利組織等掌握的各類數據主動向公眾公開,供用戶查詢、下載、使用,以實現智慧城市的數據信息在網絡空間公開、共享與利用。該研究所專家稱,智慧城市其實就是“數據城市”,數據開放程度影響了城市的“聰明度”,并最終決定了城市生活的便利性和宜居性。

       該研究所在發布的名為《利用開放數據和自發地理信息建設智慧城市》(Using open data and volunteered geographic information for smart cities)的文章中提到,目前全世界已經有近30座人口超1000萬的特大城市,從亞洲和非洲的情況來看,許多地方的城市化才剛剛開始,并且正以極快的速度發展。全球城市平均每年擴增人口近6500萬人,這些人口涌入城市后,城市發展也面臨交通擁堵等諸多問題。在這種背景下,建設智慧城市無疑是解決這類“城市病”的一劑良藥。

       文章認為,建設智慧城市給21世紀的城市轉型提供了思路。智慧城市的建設與發展建立在不同領域數據資源充分整合和利用的基礎之上,其中,數據的開放與共享將極大地影響智慧城市的建設步伐。開放數據與智慧城市建設的有機結合,不僅能提高城市發展的智能化水平,還可以帶動經濟增長,促進社會創新和就業,并更好地滿足公眾需求,提升服務水平。

       地理位置數據是重要“基礎設施”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用戶數據的快速增長以及智能手機等終端定位設備的普及,人們可以在互聯網上分享地理信息,這種信息常被稱為“自發地理信息”(Volunteered GeographicI nformation,VGI)。自發地理信息概念由美國科學院院士邁克爾˙F.古德柴爾德(MichaelF.Goodchild)于2007年提出。這種自發地理信息指的是,用戶通過在線協作的方式,以普通手持GPS終端、開放獲取的高分辨率遙感影像等為參考,創建、編輯、管理、維護的地理信息。該文章認為,自發地理信息是智慧城市數據開放與共享的一項重要內容,基于地理位置的數據是智慧城市的一項重要的“基礎設施”。

       對此,該研究所研究員埃里克˙科赫(EricKoh)解釋稱,智慧城市建設過程中對許多問題的研究都離不開自發地理信息,自發地理信息作為一種基于位置定位的眾包數據(crowdsourced location-based data),相關數據獲取過程并非由政府和商業組織主導,而是由互聯網用戶自發上傳,其中包括地理信息的自動獲取或用戶有選擇地上傳。“這種自發性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發掘民眾的共同建設意識,比如在空氣質量檢測、地震監測等事件中發揮民眾的反饋作用,及時傳達即時地理位置及信息,從而支持整個城市系統以更智慧的方式運行。”科赫說。

       科赫認為,大數據背景下,對于某一問題的傳統研究方法,如收集小范圍數據進行研究正成為過去時,尤其是基于互聯網平臺的各項研究,大數據成為不可忽視的內容,比如在社交網絡領域,研究者若沒有大規模的實證數據就很難做出更為準確有效的研究。基于這一點,智慧城市在交通運輸、環境治理等多方面,都離不開自發地理信息所產生的海量數據,并在這些數據的支持下對城市管理作出研判。

       把控好數據開放的道德倫理

       以自發地理信息為代表的互聯網開放數據的獲取,一方面反映了互聯網時代大數據獲取與應用的便利;但另一方面,也涉及一定的道德倫理問題,如用戶監管問題、數據的準確性問題及隱私問題等。

       自發地理信息提供了普通人操作和使用地理數據的權力,同時也為維護動態更新的開放地理數據庫提供了可行性,然而,自發性的另一面是缺乏監管,這可能會造成用戶濫用權力現象的出現。比如,早前谷歌“地圖制作者”功能的審核機制是由谷歌評審員和可信賴用戶共同組成的,但這樣的設定顯然也存在一定不足,因為一些用戶不負責任的行為,谷歌階段性地禁止了“自動批準”和“用戶修改”兩項功能,所有對地圖的數據更改都必須經由谷歌內部的審核人員人工完成。

       科赫表示,智慧城市建設過程中,在向互聯網用戶開放各項數據上傳權力時,也涉及數據的準確性問題。大數據說到底與信息傳播有關,傳統的社會信息如來自傳統新聞機構的信息,有“把關人”負責信息真實度的審核和把控,但大數據時代對于海量信息真實性的辨別,不管對政府、互聯網公司還是個人來講,都是一個極大的難題。與之相應的還有隱私問題,身處城市中的民眾被某些應用軟件自動地獲得地理位置、職業等個人信息的同時,這些民眾的隱私甚至人身安全可能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侵犯。

       當然,就像自發地理信息這一概念的最初提出者邁克爾所質疑的,我們必須搞明白驅動用戶分享地理信息的原因是什么,這是否會侵犯到個體的隱私,這樣做的意義在哪里?人們需要看到在數據分享的過程中,有哪些問題是敏感的,這些問題又將如何解決?

       毫無疑問,智慧城市建設是一個龐大而復雜的工程,其中涉及的許多問題正等待人們的進一步思考與解答。
虚拟足球e球彩四同号